在异流中寻找介入世界的新途径

——写在第二届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之际

学术主持:刘淳


艺术是人们理解、认识和把握现实世界的方式之一,艺术活动是人们以直觉的方式把握客观对象,并在此基础上以象征性符号创造某种艺术形象的精神实践活动。当代艺术的特征之一,就是对世界的重新认识和持续命名。人类的其他知识类型总是希望通过和世界之间保持着某种假设、概念和解释,当代艺术就是对处境最鲜活的映照,是属于心灵的特殊知识。它追求的是那些流动而不可知的事物,所有概念化的僵死之物都与他稳无关。从这个意义上说,优秀的艺术既可以囊括技术带来求新求变的一面,也可以将这些新与变引向那些古老而恒定的精神事物。关乎存在意义的深度体验,正式在艺术精神的烛照之下,让我们即使与他人耳闻目睹了同样的事物,我们心灵的体验也会完全相同。其实,这种不同正是个体得以保全自我和展示自我的唯一途经。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就是竭尽一生去寻找这种不同,并且让别人相信总有“不同”的存在,释放的可能性就在这种“不同”之中——我想说的是,对艺术家来说,“不同”恰恰是心灵的自由,也是人类最根本自由的体现。

 

1980年代中期,广西的当代艺术在汹涌澎湃的改革大潮中起航,那些饱含时代激情和理性思考的作品,传达了当代中国人最真诚的情感和对国家未来命运的关注。这期间,广西美术出版社挺身而出,出版了大量具有前卫性的好书,尤其是将西方具有前瞻性和学术性的图书通过译介输送到全国各地,不但开启了新艺术在出版领域之先河,也为中国先锋艺术走向一个视野更加开阔的未来而起到了引领作用。众所周知,1980年代是一个激情喷涌的时代,也是一个充满青春气息和浪漫想象的时代,每个人都想把偌大的民族放在自己的心中并承担它的荣辱。为此,它所具有的传统与现代的双重意味,极大影响了时代的走向。90年代之后,广西的当代艺术一直处在一种不尴不尬的情境中,其不温不火的的状态犹如琵琶遮面,所以导致长期被忽略。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的举办,再次拉开了广西当代艺术崛起的大幕。所以广西当代艺术的价值、作用和意义是不能低估的,我们希望通过双年展这样的平台,通过策展人罗荃女士的不懈努力,推动广西及东盟地区当代艺术蓬勃而健康的发展。

 

本届“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的主题是“异流·同源”,我想策展人强调的是,在不同的文化和经济背景下,最后一定会朝着一个目标而努力。犹如万条江河,最终要汇聚大海。今天,我们正处在一个价值观念激变的时代,尤其在社会转型时期,一切都在发生着巨大的变化。艺术家当然不能漠视人和社会之间形成的巨大张力。人在具体的生存环境和处境中,个人感觉的针对性和冲突性,最能显示出一种真挚和激情。这才是艺术家个体生命和社会之间所形成的一种合力,由此而改变了今天中国当代艺术产生影响的语言结构。本次展览的作品,大多强调的是个人感觉鲜活的生命状态,强调对自由的向往和追求。尤其是当代艺术,在语法和模式上,都面临着艺术系统的再造与再生的过程。我们希望通过本次展览,让观众真切地感受到当代艺术重新观察历史与现实的能力,与当代人的生存经历和生存困惑密切相关,这才是理解当代艺术的一个新起点。在把握感性美的同时,又让其成为服务于思想的工具。就今天展出的整个作品而言,不但是东盟地区不同国家社会变革的产物,也是艺术家介入世界的另外一种途径。

 

时代选择了广西,在本土与异域之间,在封闭与开放之间,在多元与一元之间,在异流与同源之间,在黑暗与光明之间,在新与旧之间……不同文化的交流、融汇与沟通中,为广西留下了激动人心的历史光泽。在这多远而丰富的文化景象中,最具有代表性的正是广西多民族艺术的发展历史。并呈现出独具特质的历史内涵,由此展开了广西走向辉煌的历史篇章。今天,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为中国及广西的当代艺术搭建了一个宽阔的舞台,这个平台一定会呈现出一片千帆竞发,百舸争流的壮阔景象。

 

我们强调本次展览的当代性,是因为,时代精神永远是每一个时期特有的精神实质——那是一种超越个人的集体价值倾向和精神的追求。从展出的作品中,我们清楚的看到每一位艺术家对自己所处环境的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都有深刻的理解和认识,并且透过许多现象看到本质。从物质世界、精神世界和社会关系的变化中透视当代人普遍的生存处境和愿望。于是,艺术家个人的价值和尊严在探索与实践中被重新唤醒并得以确立。我想说的是,只有真诚地尊重个体才能培育艺术家优秀而独特的创造能力,只有主动地接受差异才能塑造稳定的公民社会。对于每一个人来说,一个可以和而不同的国度,才是最令人倾心热爱的家园。

 

今天,奉献给观众的这个展览,对我们来说也许是一次告别,或许是一个庄严的迎接。因为很多事情都会随着时代的消失而成为往事,成为刻骨铭心的记忆和记忆带来的彻悟。广西几代勇于探索的艺术家始终没有辜负时代赋予的期望——那是最初的勇气和意愿。他们曾经有无数的痛苦和欢乐,但是在反思与狂欢的仪式之后,终于看到了艺术的曙光,那是一道鲜活并令人难忘的景观,我们应该为这个伟大的觉醒而欢乐与自豪。所以本次以“异流·同源”命名的第二届中国东盟艺术展,在几经沉浮、几经兴衰的历史变迁之后,艺术家将从中获得一份怀旧的慰藉和往事的重温。所以,它不但是广西当代艺术的一个重大活动,也是对当代艺术一次庄严的敬礼,更是对未来满怀信心的热情拥抱。作为本次展览的学术主持,我想表达的是,对长期以来勇于探索、创新和争鸣的艺术家所做出的不懈努力表示崇高的敬意。对策展人无反顾的精神与明确的学术态度表示诚挚的敬意。

 

广西是一个山清水秀且多民族的地方,这就决定了它的文化多元性和包容性。尤其是在现代化、城市化和全球化的进程中,能够加快它的国际化脚步。特别是艺术双年展与这种多民族的地方性相结合,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和定位,一定能派生出新的文化现象。在推出中国当代艺术健康发展的同时,也会带动东盟其它国家当代艺术的繁荣。在城市加快发展和壮大的今天,需要当代艺术的介入,为城市的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最后,衷心希望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在名目繁多的双年展中脱颖而出,独树一帜,成为中国诸多艺术双年展中一颗璀璨的明珠。


2015年12月


关于第一届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关于第一届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第一届中国-东盟意义双年展的构想是始于2011年,在2010年7月策划完首届南宁青年美展之后,近一年的时间里,南宁除却本人偶尔策划的一两个小规模的当代艺术展之外,...

徐勇【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徐勇:

      南宁相对于北京上海那样的城市它比较偏远,属于二三线的城市,如果当代艺术文化能在南宁举办这类活动的话,我觉得对于南宁或者广西甚至整个的华北华南地区当代艺术推动应该有相当大的好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我觉得这个双年展是非常重要的。其次中国和东盟实际上都是发展中国家,在当代艺术方面跟西方、欧美比,总体来说大家的起跑点差不多,前两年中国的当代艺术非常火热,西方很多收藏家或者艺术节由于中国概念的崛起很注重中国的当代艺术,随着...

廖雯【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廖雯:

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在广西这个地方能够落地的意义比这个展览本身的学术标准和专业标准要重要得多,所以我不想以专业标准来衡量这个展览的意义。因为广西确实是当代艺术活动少,发育比较晚的地区,有很多当代艺术家有影响的,是广西人,但是他们都没有在当地,都去了其他地方。所以广西没有整体的当代艺术的氛围,这样的一个国际...

叶永青【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叶永青:

      我是很期待这样一个展览的,因为本身广西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地方,迄今为止不管我去过多少地方,南宁我还没去过,对我来说是一种很好奇的感受。在中国西南地区我们关注的目光总是在四川、云南、贵州,但实际上它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角落或者是中国的一个...

张晓刚【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张晓刚:

   这个时代越来越注重资本的影响,资本的力量。所以我觉得现在办双年展真的很不容易,因为双年展可能承载了很多理想主义的东西。

...

方力均【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方力均:

   (我)展出的两张都是木刻版画作品,基本上没怎么展出过。选择这两张作品是因为原作很少在广西展览,我自己本来也是做版画出身的,第一次能把原作在广西展览,就把比较擅长、比较重要的作品拿过来,这样我觉得比较踏实一点。

罗氏兄弟【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罗氏兄弟:

广西由于它的地理位置原因,自古以来比较闭塞,但是也有自己本身的文化。

85时期的时候广西有很多优秀的人才在做这个事情,关键的是都没能坚持下去。其实85时期广西也出了很多人,但是这些人在当代艺术上都没有他们的地位,在他们自己的行业领域也是很优秀的。这也是为什么要做这样一个展览的原因,策展人的想法是想把外面的...

杨千【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杨千:

    在广西有这么一个双年展一定是一个很好的事情,而且我觉得这次的主题选为东盟肯定有策展人的意思,我觉得这想法挺好,又是广西处在这么一个地理位置,东盟东南亚这边,我觉得应该要建立一个双年展品牌。因为双年展现在全国有各种各样的,很多个双年展,怎么能在这么多的双年展里面有自己的特色、个性,使其他双年展不能搭一起的,作为首届双年展我希望他们要做得更有特点。我想策展人罗荃肯定有专门的一个想法,这点我比较...

马堡中【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马堡中:

      中国东盟双年展这个展览是一个极大规模的展览,规规模很大、很恢宏。 参展作品的社会性、实验性、先锋性也都非常的好。

      南宁是边疆省会,少数民族地区。它给我们的印象...

栗宪庭【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栗宪庭:

国际上的双年展非常多,要做的有特色,很容易做出特色来。广西本来在中国就是和北方完全不同的民族,文化和历史渊源都不太一样的地域。他们可能从某种宗教信仰上、文化上更接近,比如越南和广西的都是一家。他们的现代文化是什么,我们可以通过这个展览探讨广西和整个东南亚的历史文化和今天的艺术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很好的契...

常徐功【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常徐功:

      我作为艺术家个人非常感谢这次双年展的邀请,我觉得这是很荣幸的能参加这么重要的一个展览。

期待是非常大的,因为双年展也是作为带有总体性的呈现一个时期,或者一个历史阶段的大型的展览,它是对具体的艺术家的重新的表态和历史的梳理,也是对整个当代艺术的推动,因为中国的当代艺术从中心地带的北京,现在逐渐扩散到周边的省或者其他的一些重要...

钟飚【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钟飚:

      这个展览来说最重要的是这个主题的提出,或者说这个双年展的名字的提出叫做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因为这样就要把一个新的地缘政治的背景下来建构新的地缘文化的生态。我觉得这个是非常重要的,它具有前瞻性、与时俱进。第一届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一个突破,提出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一种贡献,至于以后怎么做下去那当然就是一个完善的过程了。

...

张锰【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张锰:

     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设立了影像单元,这么做它的起点是非常高的,我觉得唯一遗憾的就是它的影像方式的展示可能因为展览太仓促或者资金问题会造成一些表达不充分,这是我的感觉。但是总体上做得很好,就是它的起点、它的级别、它的定位都很高的。

...

南溪【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南溪:

      这次双年展名字起得特别好,叫做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我认为在东盟这个地区,而且特别是广西在那地方,先锋艺术要到那里面去,艺术可能就更先锋了。当代艺术是一个泊来的艺术,是欧洲借鉴过来的艺术,如果拿到法国去,拿到纽约去,可能先锋性没那么强。但是在东盟这个地方,先锋性可能会更强,在南宁举办当代艺术展览的意义反倒比在纽约举办更有意思。

...

俸正杰【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俸正杰:

      在广西这么一地方做这么大的一个展览本身就特别有意义,因为以前我们很难想到广西有展览。大家关注的热点都是北京、上海、成都、广州,很少去注意到广西,实际上广西包括罗氏兄弟都是非常重要的艺术家,很有影响力。现在做这个展览我觉得特别有意思,而且它地处的位置也非常适合来做这么一个东...

俸正泉【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俸正泉:

我在现场就感受到一种甚至你在现场里面你都会忘记地域这个特点,在展厅里面我没有感觉到它是一个广西的展览,它就是一个东盟、一个国际性的展览,这是我最强烈的感受。

这是一个国际性的大展览。艺术家每一次去参加这种展览都相当于交流。

通过这种活动可能就能够和国际的艺术家在一个平台里面展出,让作品和作品发生对话,我...

苍鑫【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苍鑫:

      东盟这个概念也是现在比较时髦的一个概念,这是新的一个词汇,因为现在关于南海问题还有东盟各国,中国地理到政治的这种关系非常复杂,所以我觉得东盟双年展这个概念很有意思,提出来以后,它跟它当下的政治和文化,包括整个的地理格局都产生有新的意义。所以我觉得很有必要参加这种展览。

      作为一个文化交流应该打破地域,(中国-东盟双年展)对于广西这个...

朱发东【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朱发东: 

      很多的人看这个双年展,有很好的氛围。很多地方不见得有这种氛围。而且这个展览那么大的事情,很多省可能做不出来。特别希望有下一届再下一届或者很多,继续办下去~因为有很多办着办着就办没了。我觉得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起势那么好,以后也会更好,特别是那么多人到了南宁,那感觉特别好。

...

宋永红【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宋永红:

      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这概念挺有意思的。这个框架它所含的地理位置的文化背景让人有一种期待,不是平时已有的那些双年展,比如说威尼斯双年展,或者是日本的横滨双年展,台北双年展,或者是光州双年展,或者像国内的广州双年展。你对很多东西有一种了解,虽然很多展览没去参加,但是它的框架你了解。

      东...

杨少斌【 对话中国-东盟艺术双年展 】

杨少斌:

      这个展览不太像一个常规的双年展,要达到双年展的这个质量我觉得还差的很多。因为经费什么的都是有限制的,你也不可能邀请到更多的国际上的一些比较好的艺术家,当然我觉得这不是个人做得了,那基本上都是国家行为,私人投资做很困难。

...